二手手机号引烦心事 有人被要求告知原用户验证码

发布时间:2018-06-07 13:38:28

二手手机号引烦心事 有人被要求告知原用户验证码

  二手手机号,又称重启手机号,是指曾经出售给用户,用户注销后,运营商将其回收重新投放进市场的手机号。

  随着手机保有量的增大,二手手机号日益增多,也引发了用户信息安全方面的问题。对此,《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罗玉是复旦大学法学专业学生,她发现自己的手机号是二手手机号后,虽然在各类手机应用上注册没有多大问题,但是会收到关于原用户各类账号或其他绑定信息。

  “我现在这个手机号以前应该是别人用过的,但是可能他没有用来注册什么账号。比如说一些外卖平台,我注册还是可以用的。但是有一个最大问题,就是他用这个手机号绑定了他的银行卡。而现在这个手机号是我的,所以我就老是收到关于他的各类信息,比如说存款、取款或者是扣钱之类的短信,就会非常烦。还有特别烦的地方就是,他上班打卡的短信也发到我的手机上。”罗玉说。

  罗玉还告诉记者,该手机号原用户的手机联系人总会拨打这个手机号。“他以前的很多好朋友都会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谁谁谁,然后怎么样”。

  “希望运营商能在出售手机号前就处理好账号信息问题,而手机号的原用户也应对自己绑定的各类账号和业务进行解绑。虽然原用户联系人这方面不好解决,但是在一些App上,比如银行卡的绑定解除这方面,要重视。”罗玉说。

  史然是天津外国语大学的学生。她说,二手手机号带给她的困扰就如同生活中莫名多了一个陌生人,给她造成不少烦扰。

  “我办理这个手机号后不久,就接到很多短信和原用户的联系人打来的电话,还反问我说难道你不是那个谁谁谁吗?我用这个手机号登录微信后,很快就有一大堆和原用户有关的陌生人加我。我感到很生气,就如同一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进入到我的生活。”史然说。

  史然还透露,她常被各种对自己毫无意义的广告困扰。“原用户绑定的一些网站,会发来一些淫秽色情广告,对我毫无意义而且感觉非常不好”。

  “因为以前用这个手机号的人是搞物流的,所以联系人范围特别广,我刚开始用这个手机号时,一天收到十几条短信、十几个电话都是很正常的。虽然现在短信少一点了,但是电话没有少,比如快递、办贷款之类都会打过来,还有关于车辆违法问题的也还会打这个电话。”林静说。

  在采访中,还有一些二手手机号用户告诉记者,由于手机号原用户未解绑的应用账号的各类信息会不间断发到手机上,对于原用户的个人信息,自己想不知道都很难。

  史然告诉记者,因为自己会不时收到包含原用户名字的相关信息,或者接到很多电话,所以她知道原用户的姓名、关注的公众号等信息。

  “有一天我正在睡午觉,手机号原用户给我打电话,让我给他报一个验证码,我就觉得特别烦。”史然说。

  王欣是北京一家公司的白领,她告诉记者,“刚开始使用现在的手机号时会收到很多短信,比如各大银行办贷款的以及大量垃圾短信、骚扰电话。之后,我按号码找微信,还真加上了手机号原用户的微信。对方告诉我,这个手机号不是他常用的,于是用这个手机卡绑定了很多账号,而且一直在用”。

  “原用户一开始是想将这个号码拿回去继续用,但是嫌太麻烦,也就搁置下来了,但是他常常会因为验证码等问题来询问我。”王欣说。

  由于不堪其扰,一些二手手机号的用户也在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却发现没有圆满的解决途径。

  “对于一部分原用户绑定的账号,新用户可以自行解绑然后再用自己的信息注册,但是还有大量原来绑定的账户无法解绑,必须原用户自己解除。相应地,新用户想用这个手机号使用各类应用时也会受限。”王欣说。

  中国传媒大学学生杨彬上大一时,拿着刚办理的新手机号去银行绑定学校发的银行卡,银行工作人员表示无法办理,原因是该手机号已经绑定过其他银行卡。

  “运营商的营业员回复称,他们没法确定每天销售的几百个手机号的具体情况,注册App是用户对手机号码使用进行的操作,他们无权干涉账号占用情况。营业员还说,我应该去找App运营方解决。”杨彬说。

  杨彬认为,如果要求原用户将绑定的账号注销比较困难,还是希望各方面都能采取有效措施来应对。“其实每个人都会注册很多App,很难全部注销,根据账号长期未活动的情况,软件运营方应该适当通过一些方式提醒用户是否有销户需求。也希望手机号销售方在购买电话卡时告知消费者,这是二手手机号”。

  “运营商应该通过技术手段,尽量让手机号原用户注销账号,或者让原用户签订相关协议,比如约定在放弃这一号码前,要对绑定的账号进行主动解绑。”史然说。

  记者采访了几家运营商,他们给出的答复基本一致:运营商按照有关部门要求,实行实名制原则,每个手机号实名绑定一个用户,由用户拿身份证来办理号卡。对于需注销的手机号,运营商做销号处理,即将原用户与该手机号解绑。注销手机号冻结期一般为三年,三年之后再投入市场。

  运营商还称,他们的责任范围只在于销号处理,对于原手机号机主绑定的App账号、银行卡及其他业务,他们无权干涉,无法做解绑处理。

  他来自云南昭通,和哥哥们一道来西塘打拼。抖音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每月数万元的收入或许能改变他的窘迫生活。

  由于小芬存在智力方面的问题,不会说话,更不能生活自理,以至于快满十三岁了,还不得不穿着开裆裤。

  哥哥朱小强和弟弟朱小猛是一对渐冻人兄弟,分别在8岁和10岁时被确诊为“渐冻症”。随着病情恶化,逐渐丧失自理能力。

  这座悬崖秋千长4米,就修建在悬崖边,游客来体验时,将被绑着安全绳的工作人员荡出悬崖,以180度的角度飞出去。

  珍娜与丈夫已经结婚10年,她称自己在网上发布了几张和丈夫的合影后,收到了很多网友的诋毁,很多人都在羞辱她的身材。